raindaylinmomo

【KK/KT】Sadistic Love -下-

太愛這篇了~😍😍😍

Roxanne:

《Egoistic Romance》番外






恢复更新!






KKL  KT  架空  AU






*自行避雷*






*不喜勿入*






*都是脑洞*






区区拙笔,不值一提。






番外:


正文:   


——————————————————


堂本光一忘不了那天所见到的少年。


 


如往常别无二致的午间休息时光,光一独自一人坐在教室内自习温书。树影摇曳,阳光正好,点点光斑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洒落在木质的地板上。


 


他近视,故而总是戴着一副镜片厚重的黑框眼镜,几乎遮去了半张脸。因为生人勿进的性格,让周围的同学大多对他望而却步。但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光一依旧以高票获选了学生会副会长的职位。


 


而连修和学园的高层都不知道的是,被全校教师推崇为理想学生的堂本光一,其真实身份会是黑道家族堂本家的少主。在未成年时,家族不会让光一轻易地暴露身份。因此,光一不愿与他人有过多纠葛,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又连累了对方。


 


上周周末,光一从父亲那里听说了堂本剛将要转入修和学园就读的消息。


 


剛是堂本世家的本家独子,光一知道剛恰好比他小了一百天,是低他一学年的小孩子。幼时,他曾在不同的场合见过剛几次。印象里,他还是个需要和姐姐手牵手的可爱小男孩。


 


两家同姓堂本却毫无血缘关系,且由于近年来自己家族的逐渐崛起,彼此之间的平衡变得微妙了起来。


 


光一还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剛,他想着两人并不在同一年级,应当不会那么容易见到才对。


 


沉思之际,原本安静的走廊忽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光一闻声抬头望去。


 


于是,隔着一扇玻璃窗,他正对上了一双清澈漂亮的眼睛。


 


少年一身白衣,黑发黑眸,干净而温和。他的容貌与气质的变化并不大,光一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光一下意识地起身离开了座位,迈步朝门外走去,尽管他并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理由。


 


片刻后,他来到了剛的面前。


 


负责带领新同学参观学校的学生有些怯怯地向光一打了个招呼。


 


“剛。”光一直接开口。


 


“好久不见,光一くん。”剛微笑。


 


光一微微蹙眉,对剛的客套礼貌与分外疏离感到些许不满。要知道,在这所学校只有他们二人才是真正对彼此知根知底的。


 


“这是我们的副学生会长,堂本光一。”一旁的同学及时为二人解围。


 


“我们同姓呢。”光一略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可却不是亲戚。”剛补充。


 


而后不等光一再说些什么,剛就随口找了个理由,拉着身边的同学离开了。


 


被留在原地的光一反倒慢慢地扬起了嘴角。


 


正如光一所预料的那样,他与剛在明面上的交集并不多,可这并不妨碍他从周围人那里接收到关于剛的所有信息。课后,他坐在教室里,便能看到剛在操场上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的身影。他也知道当自己站上讲台进行发言时,剛一定会看着他。光一将剛当作了乏味生活中的唯一光芒,他的情绪逐渐被剛所牵动。


 


光一不善与人社交,但是他却感觉得到剛在刻意躲避他。出于二人各自的身份以及学级上的不同,光一大部分时候只能远远地用视线追逐着剛的一举一动而无法靠近。他原以为,自己会在角落里这样偷偷地注视着剛,直到对方主动离开自己的生命。


 


传言不知道由何而起,当光一注意到时,整个修和都已认定了两位堂本不和。


 


“是你让人这么做的吗?”


 


光一抿着唇,沉默地看着眼前跑来找他对质的少年,他的眼神毫不加掩饰,根本不像是在那样背景雄厚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孩子。


 


剛很好,与他认识的所有同龄人都不一样。


 


所以当某天看到有邻校的女生递情书给剛时,光一的心底才会那样地不愉快。


 


他想他是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


 


“我没有。”光一不敢显露情绪,不可控制地犯了在喜欢的人面前就会浑身僵硬的毛病。


 


剛的拳头攥紧又放松。


 


“你不想说就算了。”他扔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转身跑走了。


 


光一望着剛离开的背影,眼神泛出冷意。


 


如家中希望自己至少在学生时代活得像个普通人一般,剛的家庭应当也是这么期许的。因此除了保护他们免受仇家的伤害之外,家里人并不会轻易对普通人出手。


 


从前段时间收集的信息看来,作为转学生的剛无可避免地成为了他们班中最近的受欺凌对象。可剛到底是从小被精心养育长大的黑道世家的孩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于是他常常和那些装模作样的优等生打架弄得浑身是伤。教导主任会把他们抓到办公室里训斥,最后将被集体指认为“先动手”的剛扔到学生会办公室写检讨。


 


每次,学生会的办公室里都只会有副会长一人留守。


 


光一喜欢观察剛单手撑着下巴一脸不服气地写检讨的模样,真的很可爱。


 


两人安安静静地共度傍晚直至日落。


 


如此一来一往多了,又加上校内关于两位堂本不和的传言,尚且年幼冲动的剛才会脑子一热跑到光一的面前质疑是否是他指使那些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要知道两人并不在同一个学级,光一作为学生会副会长的权力再大,也难以深入某一个特定的班级。但要让那些蠢货安分点,光一还是可以做到的。


 


可这样的生活却被某天传出的关于剛的真实身份的消息所打破。


 


流言说得并不清楚,只道剛是黑道堂本家的少爷,在校外被仇家拦了路以至于双方起了冲突,结合前段时间剛频频与人打架的事实,再加上那些学生的添油加醋,剛休养结束再回到学校后,一下子成为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放课后,光一把剛拖到了无人的学生会办公室。


 


两人面对面站在未开灯的房间里,光一盯着剛看了一会儿,而后抬手拨开剛额前的头发,额角尚未褪去的疤痕露了出来,光一忍不住用微凉的指尖去触碰。


 


光一的气息很近,逼得人几乎不敢呼吸,他说,“我们和他们是不同的。”


 


剛闻言身体一颤,猛地推开光一,夺门而逃。


 


光一揉揉撞痛的手臂,思忖着他该如何快点长大变强的事。


 


在剛被全校孤立远离的时候,光一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走到了剛的身边,每天去等他放学。他烦透了这些虚伪做作的教师、恃强凌弱的学生,在剛被欺凌时只会压下事端,待剛的身份为众人所知时又变得胆小怯弱,仿佛剛欺负了他们似的。


 


班上的学生联合起来向老师说堂本同学偷取了班费,但碍于剛的身份无人敢反抗他。涂鸦剛的教课书、对剛施加鞭炮恶作剧等下作的手段屡试不爽,反正只要剛像以前一样做出反抗的态度,那群人就会摆出受害者的姿态等老师来训斥惩罚剛。


 


剛从未把这些事情和他说过,这些是光一事后才知道的。


 


光一恨不得撕碎那些学生,再把后知后觉的自己痛揍一顿。


 


一天午休时,一伙飞车族闯进了表面宁静的修和。


 


“堂本!堂本你给我出来!”领头的金发混混高声喊道,他的车后座上蜷缩着一个女人。


 


光一认得那个女生,她就是给剛递了情书被拒的人。


 


“你强了我的女人还敢不认账?!混蛋别以为你家有点分量就能为所欲为!”


 


这个学校只有两个堂本,再加上混混所说的关于家庭背景的话,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剛。


 


剛跑下楼,后面跟了一串老师和学生,其中当然包括光一。


 


“我不认识你。”剛说。


 


“你不认识我没事。”混混笑了笑,把身后的女生露出来,“认识她吗?”


 


“你够可以啊,女人不愿意就给她注射毒|品?”混混说得义愤填膺,身后的老师和学生们夸张地倒抽一口冷气。


 


听到这里,剛却笑了。


 


他一步步走到混混的面前,凑过去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后一脚踹倒混混的摩托车,把这对男女困在了脚边,冷笑地看着女人在地上因毒|瘾而抽搐。


 


“回去告诉你们当家的,让他做好被报复的心理准备。”剛一脚踩着金发混混的手掌,对那些想冲上来的飞车族说。


 


金发混混也不知怎么了,竟拼命挥手让手下快逃。


 


担任剛的班主任的女老师率先报了警。


 


“不许动!警|察要来了!”女老师一脸正气地拦住想径直离开学校的剛。


 


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神彻底变冷,倒也不再做抵抗。


 


真的太令人失望了,她原以为堂本剛是个好孩子呢。


 


女老师叹了口气,觉得一向宽容善良的自己会选择报警都是因为这个学生实在是太冥顽不灵了,同时欣喜于她能在如此危急的时刻还不忘给所有的学生好好地上一课。


 


警|察来了,正在向女老师询问情况。


 


“他是黑道!”不知人群里是谁这么喊了一句,那些警|察闻言不等厘清前因后果就扑过去把瘦弱的剛牢牢擒住。


 


光一急了眼,立马想要冲上去。


 


“别出来!”剛对人群吼道,别人不清楚,光一却如被当头棒喝般站在原地不再向前。


 


最后一面,是剛坐在警车里,光一被保安拦住,只能无力地看着剛对他说的唇语。


 


「谢谢。」


 


再见时已是两年后的一次道上宴会。


 


光一遵照着某次闲聊时剛随口说的希望他别戴眼镜的话开始戴起了隐形,围在他身边的人更加多了,但无人比得上剛分毫。


 


他努力打听着关于剛的消息,知道由于剛是清白的,警方不能因为剛的背景就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做些什么,所以他很快就被家里人带走回到了本家。


 


令光一没有想到的是,从头到尾在背后捣鬼的会是他们家当年的对头高畑家,那个递情书给「堂本くん」的女生的目标对象实则是他堂本光一。


 


高畑家想要对付的是实力相当的新兴堂本家,两家正值胶着之际时光一的信息被泄露,高畑家便想借此手段挫一挫对手的锐气。未曾想到手下的喽啰办事不力,惹上了盘踞关西已久堂本世家。剛家自然不可能放过有眼不识泰山的高畑家,想要诬陷严禁沾染毒|品的关西堂本家的少爷用毒|品强迫人实在是犯了堂本家的大忌讳。由此,光一家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继而抓住机会吞并两家之间的游离势力一举跃入权力的上游。


 


光一深知,剛是为了他才会遭受这些无谓的祸端,他早已察觉到了对方的目标是自己。他无法揣测剛是否是在有意帮他,不过他清楚,若不是自己的弱小,剛就不会不得不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正如父亲所说的,只有变强才能保护心爱的人。


 


两年的时间,剛的身上也发生了变化。


 


他发现,二人的关系仿佛回到了初遇时那般故作疏离。


 


剛又在躲着他。


 


一年里他们能够在不同的场合见几次面,光一总是没有办法靠剛太近,然而他对剛的感情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淡。光一看着剛慢慢地成长、改变,难以自拔地越陷越深。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他的心神只会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为那一个人泛起涟漪。


 


一切直到光一从父亲那里听到了与剛家联姻的提议才迎来转机。


 


码头事件过后,两家家长借此机会深入交流,剛家需要新生血液的刺激,光一家需要强大的势力做后盾,遂一拍即合,而通过婚姻巩固关系是最为可靠的手段。


 


可如果光一没有记错的话,不同于自家姐姐,剛的姐姐仍然是未婚。


 


暗恋的人一夜之间变成自己的小舅子,要不要这么刺激?


 


“他们家的女儿不愿结婚,所以被提出与你结婚的是他们家的儿子,剛。”父亲把一张照片推到光一的面前,“你们做过一段时间的同学,应该是认识的。”


 


光一垂首,死死地盯着桌上的照片。


 


“结婚只是形式而已,你和剛くん各自在外寻找情人,我们两方都不会多加管束。孩子的话,我见你原本也没结婚的念头,所以和你妈妈都没操过这份闲心。”


 


父亲说完,见自家儿子浑身紧绷,这才放柔了态度,“光一,你不愿意没人会逼你,这只不过是方案之一而已。”


 


他哪里会不愿意?


 


即使无法被爱,他也想进入剛的生命获得一席之地,以此默默地守护他。


 


光一抬起头,努力平复狂跳的心脏,佯装镇定地正坐,环顾父母和姐姐的神色后,对三人恭敬地俯身行礼。


 


“请让我和堂本剛结婚。”


 


☆☆☆


 


剛很喜欢光一紧紧拥抱自己时的感觉。


 


还喜欢他对着自己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喜欢他在自己的身上沉溺于快乐的情态。


 


他不想再一次由于不可抗的外力而不得不离开自己心爱的人。


 


什么时候开始偷偷恋上光一的,剛已经快记不清了。


 


兴许是那人无法忽视的眼神追随逼迫剛去注意这个与他有着共同秘密的男生。


 


光一很好看,优秀而沉稳,一副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严肃危险。但他大概是个一根筋的呆子,认准自己和他是一类人,就锲而不舍地想和自己产生关联。光一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实则早就将自己暴露到了剛的眼前。


 


学校里没什么好家伙,唯独光一的存在是特别的。


 


阴差阳错间,剛发觉了有人在伺机找光一的麻烦,衡量再三,他决定替光一侦查一下。


 


之后发生的事情,剛不愿再去回想,还是因为他们都太过弱小。


 


幸好他和光一得以再次相遇。


 


可长大的光一变成了闪闪发光的王子大人,不再是会强硬地把自己拖到没有人的教室讲小话、每天来等他放学的小少年了。


 


剛每年都能与光一见几次面,也时常从别人那里听说关于光一的消息,但那些到底只是别人口中的堂本光一。


 


他那么那么喜欢光一,这份感情却终究是无法传达到的。


 


原以为初恋终将无果。


 


那天,剛正在码头与人交易,过程很顺利,但他总隐隐地觉得不安。


 


待剛一行人准备离开时,交易方忽然齐齐对他们举起了枪,此次跟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中层干部随即公然表露早已反叛的事实。


 


绝境之中,剛没想到前来救援的会是光一。


 


受了伤的剛第一次被光一抱入怀中保护起来,不知为何,眼泪就流了下来,幸好现场十分混乱,光一并未发觉异样。


 


事后得知,是光一获得了剛可能有难的消息后不顾手下的反对赶来救人,才让剛得以逃脱。而由于剛所进行的交易本就是机密的,加上光一的出现实在难以解释,所以经过两家协商,针对此次火拼对外散布的言论变成了剛和光一之间的摩擦。


 


再到之后,等剛反应过来时,他和光一已经成为了合法伴侣。


 


他怎么就会冲动之下主动提出愿意承担联姻的责任呢?


 


用无爱的婚姻作为形式捆绑住暗恋的对象,剛没想到自己能为光一做到这一步。剛不敢过多奢望于所谓的日久生情,他只希望在光一找到心爱的人之前多留在光一的身边一段时间。


 


如剛所预期的那样,光一克己地履行着家族交予他的任务,与自己扮演着相敬如宾的伴侣关系。


 


戒指、结婚照、新房,光一按照普通夫妇的配置悉心准备好一切,在剛恍然以为他们是相爱之时,再把主卧主动让给了自己,提醒着彼此之间不可逾越的契约。


 


剛不喜欢这枚没有情感的戒指,所以他并不愿意常戴。只是光一怕麻烦,才一直戴着而已。


 


他期待约定好的每个周六,这能让剛产生些许他们两情相悦的错觉。


 


他也会傻傻地在光一开玩笑说要把自己的备注名改成「嫁さん」后,偷偷地把自己给光一的备注名改成「旦那さん」聊以安慰。


 


与光一一起生活很自在,两个人都不用过度在意对方而弄得束手束脚。


 


剛想,他与光一合该是般配的。


 


爱意愈发膨胀,为了不引起光一的注意,他只能悄悄地把戒指串成的项链戴在身上。


 


剛告诉自己,他们之间还是有所牵绊的,这枚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到光一被人绑架打伤,剛尝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心疼苦涩的滋味。


 


若不是他临时有事需要紧急赶往夏威夷,他大概会忍不住在病床边直接向光一表露心迹,即使因此被讨厌也在所不惜。


 


在夏威夷工作时剛才慢慢冷静下来,可光一的突然出现再度打乱了他的步调。


 


光一看到了被隐藏在他胸口的秘密。


 


光一对他说,他们就是在浪费时间。


 


然后把结婚戒指戴到了他的无名指上。


 


被光一的气息所环绕之时,剛开始努力思考,他到底是有多笨,才会忽视眼前这个人根本从来只看得到自己的这个事实。


 


感谢两位姐姐联手寄给光一的照片成功消除了他最后的忍耐。


 


☆☆☆


 


剛正在等前去修和做演讲的自家伴侣回家。


 


他早就察觉到光一并未释怀当年那些事,但由于光一很少提,高畑家也早已在两个堂本家的压力下势力凋敝,所以剛不想再去回想起这些琐事。


 


那些聚集在一起就能毫不愧疚地作恶的学生和自以为良善的老师,比真正的恶人还要可怕。


 


他是被人吻醒的。


 


睁开眼,就看到了光一的脸,剛顺势抬臂搂住爱人的脖子,用脸颊蹭蹭颈窝。


 


“怎么睡在这里?”光一反手抱住剛,坐到沙发上,单手松开领带。


 


“等你......”剛睡眼惺忪,声音黏糊糊的。


 


光一侧头爱怜地一下下吻着剛的头发,剛乖乖地蜷在他的身边,依赖地搂着他。


 


“不想知道我做了什么吗?”他忍不住问。


 


剛对他眨眨眼。


 


“洗澡吗?”剛一边解他的衬衣扣子一边说。


 


光一抓住剛的手,一把将人抱起来,大步朝浴室走去。


 


“一起。”


 


洗浴后,剛靠在床头看书,光一到书房接了几个电话。


 


看剛的态度是不想管修和那点儿小事了,然而光一铺垫了这么多年,总得有个收尾。


 


比起让他们直接掉进深渊,光一更想让这些家伙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从云端跌落谷底。


 


在校庆日收到多个关于学生被欺凌而老师不作为的投诉想必十分有趣,名流中学女教师实则是欺凌纵容犯,明日的八卦小报头条很值得校方头疼一番,也不知道当她回家后得知自己的儿子成为了被欺凌对象又会是做何感想。一夕之间从尊享爱戴的名师沦为万夫所指的小人,她一心粉饰的平和之下的残酷现实被一一揭露,谁让蠢笨亦是重罪。


 


至于那些对剛下过手的学生,现在该是把他们从天之骄子的位置上拉下来的时候了。光一愿意把他们捧得那么高,就是为了让他们摔得惨些。


 


光一知道自己这么做不过是在发泄他的一己私欲,但他其实只是在这些事中做了个推手,一切都是那些人咎由自取。


 


当光一处理好准备回卧室时,他的手机铃又响了。


 


来电竟然是剛。


 


“光ちゃん......”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点奇怪。


 


“つよ?怎么了?”


 


“唔嗯......光ちゃん......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呀?”


 


暧昧的喘息和水声混杂在一起,不用想也知道剛到底在做些什么。


 


“你给我等着。”光一切断电话,神色一沉。




☆☆☆




飙车好累=_=




不喜勿入,请善待彼此




(密码:五位代表数字+生日相差的天数+相约的年数)




-END-






新年第一更!应该算是有诚意的粗长君了吧www


我已经在努力圆满剧情了,年初想要做一个勤奋更新的人!


没有看过正文和番外前篇的GN们请点击开头的链接。

评论

热度(399)

  1. 光合自养Roxanne 转载了此文字
    ★双向暗恋 先婚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