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aylinmomo

真紅鳳珠(しんべにほうじゅ)
大空を渡り、吉兆をもたらす鳳凰をイメージしております。

瑠璃龍珠(るりりゅうじゅ) 
大海を渡り、強い力で身を護る龍王をイメージしております。

#海龍王寺
#吱呦買的是藍色琉璃龍珠
#紅藍必買



太幸運了~
這次來名古屋真的來對了(*^▽^)/★*☆♪

名古屋我來囉😍😍😍

@YOU~KKF
終於收到本本了~小禮物好用心啊!

【kkl】相遇于浪漫之都(11)

堂本家的晓狐狸:

11


意识从虚空中慢慢聚集起来,眼前白色的虚影也慢慢变得清晰。


 


Tsuyoshi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病房里。目之所及的地方,全是白色:雪白的被单,雪白的墙壁,和雪白的天花板。


真奇怪啊。为什么一定要是白色的呢。


Tsuyoshi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毕竟作为一个画家,每当看到空白的时候,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拿想象中的画笔填上去。


 


Tsuyoshi从床上微微支起身子,然后伸手按了床头铃。


片刻后,有着金色短发的护士就推开门:“堂本先生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吧。”


“那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给你做检查。”护士小姐语调轻快,说完后就步履轻盈地转身走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头发花白鼻子上还架着老花镜的医生就跟在她身后过来了。简单做了下检查后,他摘下听诊器,对Tsuyoshi说:“堂本先生你主要是体温过低导致的休克,低血糖,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冻伤,但总体来说没什么事,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Tsuyoshi费力地半支起身子,说:“医生,我……和我一起的那位先生,他现在在哪儿?怎么样了?”


医生用笔挠了挠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你是入院之后才转到我这来的。莎莉,你知道吗?”


护士小姐莎莉点了点头,眼睛里闪着光,声调都高了几分:“就是那个很帅的先生对吧,他把你送到急诊部之后就走了。”说到这里她神色还颇为惋惜。


“那能借我电话用一下吗?我想联系几个人。”


“好的,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莎莉愉悦地转身出了病房。


 


 


莎莉从护士站把一台座机连着电话线搬进Tsuyoshi的病房,走之前还顺便给他换了瓶吊瓶。


剩下Tsuyoshi一个人对着号码盘发呆。


他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人是光一,但他也随即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光一的电话号码。


话说回来,光一为什么把他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却又不辞而别?


明明都听见他亲口说喜欢自己,那为什么那么艰难的时刻都一起度过了,现在却要逃开?


发了会儿呆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傻,Tsuyoshi扯嘴角,自嘲般地笑了笑,拿起话筒拨了家里的号码。


依次跟爸爸妈妈和姐姐报了平安并收获了一大堆数落和关怀之后,Tsuyoshi压低了声音跟姐姐说让她帮忙查一下堂本光一的号码。


“堂本光一?”Nozomi用肩膀夹着话筒,在便签纸上记下这个名字,“居然也姓堂本,难道是咱们家的什么亲戚吗?”


“不是。”虽然姐姐看不见,但Tsuyoshi在电话这头脸还是红了红,支吾道,“可能是巧合吧。”


“所以呢?”Nozomi把写好的便签纸塞进口袋里,开始盘问弟弟,“这个人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着急打听他的事?”


“我还得给俱乐部什么的打电话呢。姐,我先挂了啊。”Nozomi实在太精明了,Tsuyoshi生怕自己再和她说两句就会露馅,因此一秒钟都不敢耽搁地迅速把电话挂断。不过Nozomi经营着自己设计的服装品牌,在时尚圈人脉很广,让她去打听应该没问题。


 


接下来,Tsuyoshi又拜托莎莉找来了电话黄页,给自己所在的登山协会和搜救队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然后又打电话安排了一下巴黎那边画室的事情。最后才想起来自己和波尔之间仍有悬而未决的事项。


上次两人虽然不欢而散,但毕竟还没有正式分手。而且Tsuyoshi也想把自己现在的情况跟他摊开说明白,两人好聚好散。


然而拿起话筒之后Tsuyoshi才意识到,他根本不记得波尔的电话号码。


——算了,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告诉他雪崩的事情也只是让他平添担心,至于分手,Tsuyoshi实在不想用这么草率的方式。看来还是等自己出院之后,再联系他吧。



【KK】DEEP IN YOUR HEART 番外四

Moxii-MC:

个人文合集索引



* KKL


*狗血、梗用烂


*419、先走肾后走心、HE


*文中涉及专业知识的部分全靠我瞎扯/欢迎指正/不要打我。


 


 


 


番外四·见家长


 


回老家见家长的时间最后被敲定在了4月10号,剛生日这天。


随着这一天的临近,光一越来越紧张。其实,校庆的时候他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想过剛真的会带自己回家。毕竟算起来,他们认识不过一年零4个多月。更何况,光一一开始就知道剛这些年和家里的关系不怎么好,已经好多年没有回过家了,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剛为难。


不过,相比光一,剛对这件事的态度就要轻松许多。


“本来就是回家,所以我会把全部的问题都解决,把事情安排好,你只需要准备好我的生日礼物就行了,别的事不用担心。”


得到恋人的安慰后,光一虽然没那么紧张了,但是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像剛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准备直接就去。第一次上门拜访,他当然得给剛的家人准备礼物,希美姐姐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和他们见面,光一已经把她的喜好摸得很清楚,不用担心;只是剛的父母,要给他们准备什么见面礼,连社长都发起了愁。


他本来想向剛咨询意见,结果店长表示自己也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不知道父亲母亲现在的喜好。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他父亲一定不喜欢。


求助未果,光一只能无奈地去找希美帮忙。不过好在这个姐姐还是非常靠谱,简单明了地告诉了他自家爸妈的喜好。


“这件事你还真的只能问我才会知道:我父母这些年年纪渐长,很喜欢吃甜食,尤其喜欢我每次从剛店里带回去的那些。”


从剛店里带回去的那些,其实就是店长专门给希美做的甜点。得知这一情报后,光一的心情十分复杂,不禁对剛口中的“和家里关系不好”,产生了怀疑。


 


时间很快到了4月10号,早上起床后,光一和剛开车回了奈良。


一路上,2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不仅是光一,近乡情怯,多年没有回家的剛也后知后觉地紧张了起来。


大约是为了缓解这样的气氛,到家之前,剛玩笑似的告诉光一:“我老爸长得可像乌龟了。”


结果到达目的地之后,光一看到站在家门口的男人——长得果然很像乌龟——就忍不住想笑。持续数日的紧张竟然就这样得到了缓解。


 


预想中的画面:不论是抱头痛哭,还是持续争吵,都没有出现。大家在门口平静地打过招呼之后,便一同进了家门。


一路来到客厅坐定,光一总算对剛的家世情况有了更准确的了解:从堂本家的占地面积、整体装潢、一应陈设不难看出对方家境优渥,恐怕剛从小就是一个备受宠爱关注的小少爷。要不是中间他自己离开家独自生活,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磨难,今天他看到的堂本剛一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也许是因为还没准备好和许久未见的父亲面对面交谈,进了家门之后,剛便和母亲说话去了。


光一坐在客厅里陪着堂本充久先生聊天,期间满脑子都是剛对自己的父亲“长得像个乌龟”的比喻,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反倒衬得他平易近人了许多,没有平时咄咄逼人的气势了。


因为大家还处在刚见了一面的阶段,又是坐在客厅里,不好深入交谈,充久先生只是试探着和光一聊了聊公司经营方面的心得——光一在这方面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至于光一,他也在通过谈话试探充久先生对待他的态度——看样子自己没有被赶出门,还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应该是合格了的。


顺便,社长先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带来的甜点被面前的老先生一块一块地迅速吃掉了一半!


“光一先生,你要吃吗?”大概是察觉到光一盯着甜点的眼神,误以为对方是想吃,充久先生拿了个草莓大福递给光一。


“光一不爱吃甜食。”还没等光一想好怎么回答,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剛就从自己父亲的手里拿走那个草莓大福。接着几口吃掉了大福的夹心,把剩下的部分递给了光一。光一喜滋滋地接过来吃掉了。


目睹了全程的充久爸爸眼角抽搐,被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惊得说不出话。


 


因为洋子妈妈接下来要准备晚饭,所以剛出来确定充久先生没有为难光一,相反两个人看上去相谈甚欢之后,便又回厨房帮忙去了。


客厅里的两个人注视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厨房,才纷纷转过头。


“咳咳、”被发现的充久先生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咳嗽了几声:“请跟我去一趟书房吧,光一先生,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好的。”


光一顺从地站起来,跟在充久先生的身后进了书房——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充久先生的书房里如光一所料,有着不少藏书,和看上去应该是书房的主人亲手写的几副字。而出乎光一预料的是:除开这些常规的内容之外,房间的一侧墙壁上还挂着几把武士刀。


“那是我的收藏。”充久先生一边介绍,一边取下一把刀,打开随意挥了一下:“剛小时候,我还教过他怎么用。小心,这些可都是真刀。”


光一依言退开几步,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碰这些东西的权限。不过,老实说比起这个,他倒是更在意剛使武士刀的样子。


 


“首先要谢谢光一先生这段时间以来对剛的照顾。”


充久先生的话让光一从自己的想象中回过神来。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您不用道谢。”


房间里这位已经头发花白的男人闻言点点头,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了,然后示意光一随意。


“剛他既然愿意带你回来,想必光一先生也对他的事有所了解了吧?”等光一坐定之后,充久先生才继续说:“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我和剛到底谁对谁错。这孩子看着温柔好说话,其实很固执,而碰巧我也固执,所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是要跟自己深入交谈的意思了,光一坐直了身子,认真听对面的男人说话。


“我从前给他起'剛'这个名字,是希望他能长成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想到过刚易折,他认定的东西,就一定要一条路走到黑。


“他那时候不想听从我的安排,一心想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我料到他这样的性格,独自面对生活的时候一定会受挫,于是一方面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他喜欢男人的事实,一方面是有心让他出去看看离开了父母庇护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就这么放他离开家了。


“现在想想,要是我那时候妥协了的话,他也不至于受了那么多伤还不愿意回家吧?我们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归根到底,骨肉分离的日子让这个已经年老的男人明白了他还是爱着自己的儿子的。只是他们都一样固执,谁也不愿意妥协,不愿意主动示好。


“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改变;未来的事情还在未来,想太多无用,所以不如珍惜眼下。”等到充久先生说完后,光一这样回复。“而且,我一向认为,从前经历的所有事都有可能对未来有所帮助,也许正是从前的经历才成就了现在的剛。”


如果没有这段因果,说不定他也不会在平安夜那天遇到剛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许会是在两个公司的会谈上。


“是吗?”充久先生听完若有所思地看向光一:“请原谅我将要问你一个很老套的问题——你喜欢剛什么呢?”


这确实是一个老套的问题,光一心想,但是这至少代表着他已经顺利通过刚才那一关了。


“很多。总的来说,我很喜欢现在的剛,也永远喜欢现在的剛。”


“专注眼前。”充久先生评价。“你和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人。毕竟,两个一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多没意思。”


“我并不关心你们的生活有没有意思。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在看到我的孩子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只想他能过得好。”


这就是压轴题了。


光一看向充久先生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保证这一点。”


 


 


晚饭做好的时候,充久先生和光一一起从书房来到了饭厅,在场的所有人见状都松了口气。


菜摆上桌之后,一家人在餐桌前坐定。


紧接着,堂本家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剛和希美一起去开门,神色复杂地带回来几个西装革履,但看着就像是不良的男人。


 


“听说今天小少爷回来了,我们特地过来道贺。”


“小少爷,生日快乐!”


 


剛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别人这样称呼自己了,一时间有点接受不能。嘴角抽了抽,一边道谢,一边接过礼物,礼貌地请大家也坐下来一起吃饭。


前来拜访的人在看到充久先生微微颔首之后,才道了谢坐下来。


等到光一偶然从坐到自己身边的男人的后颈上发现纹身的时候,他才终于明白过来剛拒绝继承的“家里的产业”到底是什么。


这样的人都敢招惹,江口夫妇真的是胆子大。光一突然想。


接着又想起刚才在书房,谈话的最后,充久先生自问己的问题:“之前听希美说,光一你是T公司的社长,刚才在楼下跟你谈了一下,我觉得你很不错。既然剛不愿意接手家里的产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万幸他当时拒绝了,说要去问问剛的意见,再考虑一下。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


 


 


吃完晚饭回到剛房间的时候,光一把这件事告诉了剛,对方笑着调侃他:“怎么了?当霸道黑道老大,


的儿子的男朋友的感觉怎么样?”


光一表示国外的生活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剛简单明了地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比起这个,光一桑,我的生日礼物呢?”


生日礼物。


等剛问完,光一起身走出房门,几分钟后提着一个蛋糕盒回来了,脸色诡异地泛红。


“本来想给你做个生日蛋糕,就去请了店里的甜点师帮忙。结果他说,作为一个初学者,还是做水果挞好上手一点,所以我就跟他学着做了一个水果挞。”


剛一边听光一解释,一边兴致勃勃地拆开了蛋糕盒:“草莓的?”


结果光一不知道从这句话里联想到了什么,脸更红了:“对。生日快乐,tsuyo。”


“谢谢。”店长将水果挞拿出来放在桌上,接着转头看向自己的男朋友:“但是等一下,你不会就给我准备了一个水果挞吧?”


一句话,成功把社长先生弄得无比紧张。


“噗,我开个玩笑。”说完,剛接过光一递过来的餐具切下一块水果挞放进嘴里,同时含糊地问:“你该不会在这里放了钻石戒指之类的要跟我求婚吧?”


 


——结果还真的有。


剛从嘴里把钻戒拿出来,擦干净,表情耐人寻味。


他的面前,光一还在脸红,说话又有吃螺丝的趋势:“我、这之后也跟我回趟家吧,Tsuyo,然后我们就结婚。”


……


房间陷入沉默。


堂本光一越来越紧张。


终于,剛将戒指递到了光一面前!


是要拒绝吗!


不是!


“替我带上吧,光一。”剛这样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提这个事呢。”


这时候,言语已经不足以表达光一的心情,他强作镇定地将戒指缓慢而坚定地带在了剛的手指上,然后抱住了对方。


 


“回家真好啊,光一桑。”剛回拥住他,在他的耳边感叹。


 


 


 


【叨逼叨】:


第四个番外也写完了,离填平这个坑越来越近,开心!


 


关于光一老师和爸爸的对话,很抱歉,以我的人生阅历和遣词造句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了。


或许词不达意,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最后一个番外写进度条最开始,平安夜那天的故事。



玻璃之海 (ABO) Ep.1

星の隙間:

・月光之海的后文。


・ABO世界观的AU设定,光一Alpha X 刚Omega


・关于二设请戳这里


・一切设定和逻辑仅为谈恋爱服务。


・HE,后期可能会有295,请自行避雷


・有办公室play,肉走里站。


------------------------------------




周三下午的国立美术馆游客稀稀落落的,使这间美术的殿堂看上去安静而空荡.


窗外的天色稍稍暗了下来,乌云开始聚拢,仿佛随时要下雨。


 


“噗噜噜”刚的手机响起了鱼在水中扑腾的声音,是新邮件的提示音。


 


From:Dragon


Title:(无题)


老地方见。




在美术馆上班的堂本刚看完邮件,面无表情地关上手机,起身离开办公室向美术馆的深 处走去。


 


离上次停车场事件已经过去了2个月。




事件结束后刚曾经打电话给自己的养父藤木启人,质问当天的事情是不是他所安排的,但是对方矢口否认。


“我怎么会去安排杀|手呢,直接对付堂本光一对并我没有好处,”藤木老狐狸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而且,我还需要你帮我提供资料不是吗?刚くん。”


刚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用力,捏得手指关节发白。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养父是个有野心的人,现在正值山口组改选下一任组长的当口,藤木想要扩大自身藤木会的影响力,进而成为山口组的组长。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仅仅跟堂本家联姻是不够的,因为堂本家和关东的长濑会是世交,一直在经济和人脉上给予长濑会多方面的支持,因此长濑会长一直是下一任组长的大热门。


藤木一方面让刚和堂本家的独子结婚,另一方面以刚的母亲真纪子作为威胁让他背地里提供一些堂本集团的内部资料,为自己添加筹码,甚至打算伺机推倒这座背后的大靠山。


 


刚之前用光一对他还不够信任从不把公司资料带回家来推托,只提供过一些光一的行程安排,但也足以让藤木老狐狸从中作梗拦截了几次商业合作。


而当天光一和他会参加神田议员的宴会这件事情藤木也知道,所以刚第一时间便怀疑是他。


但是藤木说的也没错,他应该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对光一出手。


那到底是谁?


 


美术馆走廊深处的自动贩卖机旁,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


刚缓缓地向他走去,皮鞋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敲出声响。


男子转过身来,自动贩卖机特有的白光打在他的脸上,男子的面容称得上俊朗,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乍一看甚至无法和成天打打杀杀的黑道联系起来。


但实际上他就是关西黑道帮会之首藤木会的二把手,上村龙也,也是一个Alpha。


 


“哟,最近怎么样?”


上村龙也看到刚走过来,轻佻地向他打招呼。


“不用寒暄了,找我什么事?”


“刚变得好冷淡啊……”上村龙也把身体靠在墙上,痞痞地看着刚,“明明以前还会叫我龙也哥哥的。”


刚白了他一眼。


上村说的以前是刚母亲刚刚嫁入藤木家的时候,那时候刚还只是个高中生,也尚未觉醒。上村龙也当时也只是会里的小混混,但对刚非常地照顾,帮他收拾学校里霸凌他的学生,陪他打篮球,带他去吃各种美食。有一段时间,刚曾经真心把上村龙也当做他的哥哥。


直到有一天,上村龙也跟他告白说喜欢他,刚非常的震惊,然后郑重地跟上村说自己喜欢的是女生无法接受他的感情。自此以后上村和刚便渐渐疏远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刚也觉醒了,并且被安排与堂本光一相亲结婚。


再见到上村时他已经成为了会里面的二把手,代表藤木与他联系,对他下达任务和索取资料。刚厌恶着不择手段的藤木,对像共犯一般的上村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堂本集团最近在做一个森永产业的收购案,动用的资金量非常大,这个收购案堂本光一已经跟了几个年了,藤木先生希望你可以帮忙提供一点内部资料。”


上村边打量着刚,边说道。


“提供不了,我说过堂本光一提防心很重,不会把资料放到我可以看见的地方。”


“你既然是他的Omega,自然有方法可以看见。”


上村的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暗示着什么。


刚冷冷地看着上村龙也,一字一句地开口道。


“我没有方法,请你回去跟藤木老爷子说,如果他再用我妈来威胁我,我会把曾经泄露行程的事情告诉堂本光一,那样堂本光一就会跟我离婚,他就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上村龙也作为一个Alpha,一瞬间差点被眼前这个Omega的气势压倒。


“哼,你是找到靠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藤木会撇清关系了啊?”


刚觉得实在无法沟通下去了,转身打算离开,却被上村抓住了手腕。


 


“当年你跟我说不能接受男人,”上村龙也的话语仿佛从齿间蹦出来,“但明明只要是有钱有势的Alpha就可以把你压在……”


“闭嘴!”


堂本刚回头狠狠地剐了他一眼,用力抽回了手腕后快速地离开了。


上村龙也眼神黯淡地看着堂本刚走出了自己的视野,嗅了嗅刚刚曾抓住他手腕的右手,还能闻得到属于刚淡淡的白檀香味。


 


 


“可恶!”


下班后的堂本刚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心中还是说不出的气愤。


自ABO性别分化出现后,Omega一直被认为只是延绵后代的工具,数量稀少却社会地位低微。但20岁才觉醒为Omega的刚并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价值观,即使是他作为利益交换嫁给了堂本光一的现在。


 


光一如果知道了藤木的野心,知道了自己一直把他的行程泄露给藤木,害堂本集团丢掉了几单生意合作,他会怎样呢?


他会一脸厌恶,甚至看都不再看自己,然后立刻离婚吧。


刚抬头看着泫然若泣的天空,沉重的低气压仿佛可以把人压到窒息。


 


 


回家的途中恰好路过一家熟悉的日式甜品店,门外正竖着一块粉红色的宣传版。


 


【新食感!无馅的草莓大福。】


 


“还真有这种东西啊……”刚在心里默默想道。


突然间想起了某个无赖喜欢吃草莓大福却不喜欢吃馅,每次都吵着要自己帮忙把馅挤出来的样子。那人在外面明明是一副精英模样,到自己面前却是各种不器用的模样。


早上会满脸胡茬的挂在自己身上吵着要咖啡,休息天会赖着不肯睡觉要熬夜打游戏。


刚在内心吐槽过几百次这哪里来的小学生,然后还是要帮他准备咖啡,披上毛毯。


但是这个人到北海道出差时会给自己带礼物,遇到危险也会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


这样的光一,分开了以后,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刚突然感觉到脸上一阵湿滑,本以为是下雨了,用手一摸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泪水。


 


 


鬼使神差般地走到了堂本集团的办公楼下面。这还是刚第一次到光一的公司,到了楼下却又觉得自己突兀。


他看了看手中的纸袋。


算了,就当送个慰劳品吧。


------------------------------------


 


进办公室请敲门


 (PW:CP代表数字五位数+约定年份三位数)


 


 


------------------------------------




小熊猫敲凶的一章!

感謝友人帶回😘😘😘

又帥又美啊~

下載於微博南mi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