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aylinmomo

[KK] On call 24hrs - 07

。seain。:



J禁。某關西二人組相關。

請了解以上含義者再點入閱讀。

>>本故事純屬虛構<<

* 架空背景
* 所有專業領域的描述如有bug請輕拍






------------------------------------






07.


 


  和剛約了要吃飯,但是光一實在不知道該約哪一家餐廳。


  他不是美食家,也不會去注意最近開了什麼新餐廳,或是哪家店最近在網路上廣受推崇。如果兩家餐廳讓他選擇,其中一間門口大排長龍,光一絕對不會跟著站到隊伍末端,而是會直接走進不需排隊等待的那間店。


  如果剛和自己是同一類人,這樣就不必顧慮太多,可萬一剛特別講究吃,請剛去一間沒這麼好的餐館似乎有點失禮。


  結果一直到隔天睡醒,光一都還沒有結論。


  他在床上翻了一圈到床邊,伸手拿到放在床邊矮櫃上的手機。不知道從何時養成的習慣,睡醒第一件事情要看手機,確認科裡有沒有因為病人出了緊急情況通知他,或者是科裡是否有重要事務。


  打開手機螢幕鎖,發現有一則未讀簡訊。


  是總住院醫師生田斗真傳來的訊息──CCU第五床的病人過世了。










 


  生田在最一開始兩年的住院醫師練是光一帶的,就跟現在的松崎一樣,他們兩個因為都不是本校出身,對光一不是稱呼學長,而是習慣稱他老師。


  生田在訊息中提到的那個病人姓鈴木,是個二十一歲的大男孩。在三年前因為感冒併發心肌炎,等了一百天多總算等到捐贈者,進行了換心手術。


  這個病人是生田負責的,他從接病人開始,一直到確認有合適的捐贈者,就一直照顧這位病人,心臟移植手術當天他還跟著進手術室觀看手術。


  那百日的等待磨耗病人的心神,鈴木到後來變得很依賴常去病房的生田。生田也花了不少時間在關心他,兩個人建立起良好的互動關係,鈴木術後的照護以及出院後的定期回診追蹤,生田都很留意這個病人的狀況。


  前陣子鈴木又進了急診,診斷出是病毒感染。


  治療不見太大成效,卻沒想到住院不到一週,凌晨半夜急救無效,病人的青春年華,終止在加護病房的其中一張床上。










 


  CCU有另外排值的夜間值班醫師,但生田碰巧也是昨天輪值。


  光一有些擔心生田的情緒狀況,一到醫院就打電話問生田人在哪裡。電話接通沒多久,就看一臉疲憊面色蒼白的生田走進科辦公室。


  生田看到光一,緩慢地掛掉電話收起手機。生田眉頭深鎖,抿著唇,硬忍下來的情緒在光一溫柔拍拍他的肩膀那一瞬間爆發。他泣不成聲,摀著臉走進科裡的小會議室。


  等到生田心情平復了些,他才從小會議室出來。


  光一巡房完回來辦公室後,他帶著生田下樓,走到位在六樓東側的空中花園。


  空中花園打點的很漂亮,種植了不少花草,搭了透明的雨棚,所以即便在雨天出來,也不至於被雨淋濕。


  「我覺得這裡是很棒的地點,十樓那個觀景台沒有花,上醫院頂樓有時候風又太大。」光一說,「六樓離我們心外又近,來這邊很方便。」


  生田點點頭,雖然在醫院待了幾年,他倒是沒來過六樓幾次。


  「鈴木的事很讓人遺憾,你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放幾天假沒關係。」光一坐在長凳上,看著生田的臉對他說道。


  「老師…我…」生田欲言又止,想說的話很多但不知道能用什麼字彙敘述這種心情。他在光一對面的椅子坐下,嘆了口氣。


  光一沒說話,過了一會兒,生田才開口:「我趁空檔去CCU看了鈴木,打算回科裡,才走到CCU門口,就聽到裡面在喊急救。我…我衝回去,還跟其他人輪流壓CPR…然後電擊…也沒用…」


  點點頭表示有在聽,光一專心地看著生田。


  「我不是沒遇過急救無效,但是…是不是不應該這麼關心病人、不該和病人這麼熟?我見證鈴木從心臟衰竭幾乎是在等死,接著做完換心重獲新生的整個過程,還參與、參與他生前最後一次急救…」


  「你盡力了,你做的很好。」光一輕嘆,「醫生是人不是神,我們用專業在拯救生命,盡最大的力量希望能改善病人的生活。但生命會在哪一天停止,不是我們說了算的。」


  「我知道…可是他還這麼年輕…」生田哽咽。


  「人什麼時候死,跟年齡沒有關係。新生兒科也常在面對死亡,那些小生命更年輕。」光一試著開導生田,「是因為你完整的參與了鈴木的整個醫療過程,所以對你的衝擊一定很大。但我不希望你因為這樣,日後就變得刻意疏遠病人。你拿的是冰冷的手術刀,可是心不應該那樣冰涼。」


  生田低下頭,沉默不語。


  「生死是很難的課題,從我們讀完誓詞穿上白袍踏進臨床的那一天開始,肩膀上就多了生命的重量。這種事情久了就會習慣,我覺得這是不正確的說法因為我不想要你習慣救不回一條生命的痛苦。」


  光一起身,摸了摸生田的頭,「你得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才行,要有準備面對這種狀況,要懂得去調適心情,畢竟還有下一個病人需要你的幫助。」


  生田抬起頭,眼眶裡含著淚水,他站起來向光一鞠躬道謝。


  「考慮一下明天要不要休假,想好再跟我說一聲。中午下班回去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工作,你可以在這裡再待一下。」光一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長袍,他轉過身就要推開進到室內。


  「老師,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遇到沒救回病人的情況,你會用什麼方式…紓壓?」


  「我啊…」光一抬頭透過透明雨篷仰望天空,「我會來這裡抽一支菸。」


  說完,光一推開門走進大樓裡。


  他踩著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在長廊上,六樓東側是醫院行政區域,平常走動的人比較少,而西側則是屬於兒科的區域。


  長廊的燈沒有全開,光一注意到有人迎面朝自己走來,但看不清臉孔。


  直到與那人距離拉的更近一點,光一才認出對方是誰。


  同時停下腳步,光一先向那人打招呼。


  「光一醫師早安。」


  在走廊上遇到的是剛,剛看見是光一有些驚訝。


  「下班等我電話,我先回去。」光一朝剛揮揮手,繼續往前邁開腳步。


 


 


 






to be continued...








----------


一篇故事,總會有過渡章節。
但對我來說,這一章稱為過渡章節也不對,畢竟故事裡除了談戀愛之外,還有想要表達的想法在裡面。


要好好把握每一個活著的當下,愛生命,愛自己:)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