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aylinmomo

【KK/KT】Egoistic Romance -下-

Roxanne:

KKL  KT  架空  AU


 




*自行避雷*


 


 


*不喜勿入*


 


 


*都是脑洞*


 


 


区区拙笔,不值一提。







——————————————————


午后,剛正在办公室里工作,今日已经是他留宿办公室的第三天。


 


剛最近很忙,堂本家初次与藤田家谈生意,各方面都需要他亲自进行管理,谁让如今早已不是依靠武力和魄力就能称霸一方的年代了。


 


几天前,他和光一一起出席了两家联合的家庭聚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流出的消息被家里人给知道了,两位姐姐好好地嘲笑了一番关于光一给剛挡酒以至于把自己喝醉了这件事。


 


当时的光一被姐姐们调戏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会一脸无助地扭头看他。


 


真的很可爱。


 


想来明日就是周末,他或许可以去问问许久不见的自家“丈夫”明晚想吃些什么。


 


这么想着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还不等剛去找人询问,就有好几个人直接冲进了剛的办公室,他的秘书惊慌地跟在后面仍在试图阻拦。


 


“什么事?”剛语气不善。


 


剛曾经见过他们一面,似乎是光一身边的亲信。


 


“剛少爷!”来人激动地想冲到剛的桌前,被剛一瞪,才退至三步远的距离规矩地站好。


 


“我们少主被人耍了!”


 


“什么?”剛没有马上理解他话中的含义。


 


不等属下继续解释,剛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有新邮件送达。


 


显示的是光一的邮箱地址。


 


剛的心底却没来由地一沉。


 


「From:旦那さん


堂本光一在我手里。」


 


附件是一张照片。


 


剛的指尖一颤。


 


加载出的照片里,是被麻绳捆绑在铁椅上的堂本光一。


 


背景应该是一家废弃工厂,肮脏而昏暗。


 


光一的头歪歪地低垂着,衣衫凌乱,身体呈现不自然的瘫软,白色的衬衣下映出了暗红色的血迹。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只露出半身的黑衣男子,正将一把匕首抵在他的喉口上。


 


剛攥紧手机,掌心泛白。


 


“怎么回事?”剛的声音很冷。


 


“是仓川家的人!”属下喊道,“少主今天原本是要去和仓川家的当家仓川雄谈生意的,他们却在半路上给少主下了圈套!少主被他们绑架了!”


 


“家里人怎么说?”剛放下手机。


 


“动手的是仓川雄的私生子仓川志,当家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大小姐正在和仓川雄交涉中。”高大壮硕的男子涨红着脸,神情肃穆。


 


剛轻叹一口气。


 


他本不该插手光一家的事情的。


 


正如他根本不清楚光一的具体行程。


 


但这不一样。


 


“他们有枪吗?”沉吟片刻后,剛只问了这么一句话。


 


男子想了想,回答,“应该没有,最近风声紧,各家都管得严。”


 


“我明白了。”剛继续说,“你们先出去等着,这件事我来处理。秋野,召集我的人,让他们随时待命。”


 


“少爷!”剛的秘书秋野立马喊了出声。


 


“这是我的私事,你去向姐姐报告一下就好。”剛朝他摆摆手,让他别担心。


 


“出去吧。”这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待众人离开之后,剛拿起手机,重新点开了那封邮件。


 


他将附件中的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然后设置成了手机桌面。


 


这大概是他的手机相册中所存储的第一张属于光一的照片。


 


光一只露出了半张脸,他的面色苍白,嘴角有血痕,身上还有伤口,应该是和人打斗之后留下的。为了防止光一逃跑,他可能被仓川志注射了肌肉松弛剂或是别的什么药物,看起来状态并不好。


 


剛紧咬下唇。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揪紧了。


 


很疼。


 


很想挣扎。


 


“笨蛋。”剛低声骂道。


 


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让他履行作为合法伴侣的职责呢?


 


三天不见就把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剛解开领口的扣子,从颈间拉出了一条铂金项链。


 


他把项链的挂坠抵到唇间,细密地亲吻着。


 


微热。


 


这是属于自己的那枚结婚戒指。


 


两人在纽约领结婚证的那一天,光一毫无征兆地掏出了戒指盒,把这枚戒指送给了他。事先,剛对此毫不知情,也未想到他们也会需要这样的信物。


 


铂金链子很新,因为它是前不久剛让人悄悄定做的,光一还不知道这件事。


 


而理由什么的并不需要。


 


醉酒后的第二天早晨,剛留在了家里,候着光一起床,并做了两人份的早餐。


 


光一是穿着昨日的衬衫、光着两条腿昏昏沉沉地晃进厨房的。


 


他大概还未睡醒,眯着眼从剛的身后经过,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站在灶台前正在煮味噌汤的剛。


 


无名指上的戒指敲在了玻璃杯壁上,发出一声脆响。


 


喝完半杯水后,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喟叹,眉头微皱。


 


“头还疼吗?”剛随口问。


 


光一闻声一惊,睁大眼,看向剛。


 


阳光很暖,将厨房照得很亮。


 


剛穿着红色的围裙,他正在煎玉子烧,筷子翻卷着刚刚成型的鸡蛋,动作很是熟练。


 


“桌上有醒酒汤,先去喝了。”剛的语气却稀松平常。


 


“你还在家?”光一的声音沙哑。


 


剛瞥了他一眼,反问,“难道我该把宿醉第二天的旦那さん一个人丢在家里?”


 


“谢谢你啊。”光一摸摸鼻子,离开了厨房。


 


剛笑弯了眼角。


 


之后在办公室里,剛打电话让手下帮忙订了这条铂金链子,用来串起他的结婚戒指。


 


有些事情他还不敢让光一知道。


 


他不想让这场拉锯战因为某些不可挽回的理由而被迫中止。


 


剛打开他的手机通讯录,从里面找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拨通。


 


“西川,我有一件事情想求你......”


 


☆☆☆


 


父亲最终没有同意剛的请求,他无法让整个堂本世家在光一家尚未正面出手的情况下直接出面。只不过经由姐姐的劝说,父亲暗示剛可以用个人的身份调动自己的手下和关系去介入这件事情。


 


剛把手中的工作暂时交给了自己的副手。光一被仓川志绑架的消息在道上已经传开了,欲与堂本家交好的藤田家那里自然愿意延后谈判时间。


 


他从光一的姐姐那里得到了光一被绑架的大致位置和仓川志的个人资料。


 


仓川志的母亲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在未婚生下仓川志之后她就难产去世了,她甚至不知道仓川雄的真实身份。仓川志虽非婚生子,却是仓川雄的长子。碍于妻家的颜面,仓川雄才不敢在明面上给仓川志多少权力和财产,但仍然宠爱有加。


 


改变这一切的是仓川雄的嫡子仓川胜。


 


仓川志交往的第一个女友,是仓川家手下的酒吧里的驻唱女歌手,清清白白的女子大学生,两人很相爱,对方也不嫌弃他的身份。某天,那女孩却突然提出了分手。


 


追问之下,仓川志才知道,她被人恐吓了。仓川志立即决定带她离开日本。


 


两人相约在机场见面。


 


等至日落,她最终没有前来。


 


心灰意冷地开车回家时,在公路上,仓川志从汽车广播里的车祸播报中听到了她的名字。


 


仓川志很快就查清了一切。


 


他拿着证据想去找仓川雄讨个公道,仓川雄却出手把事情给压了下去。


 


即使犯了错,仓川雄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他只是劝了劝仓川志,让仓川胜道个歉,再给了他一笔钱作为那位女孩的丧葬费,就不再去管了。


 


所以仓川志想毁掉的是仓川家。


 


堂本光一的确无辜了一点,但他正是足以引爆整个仓川家的炸弹。


 


剛坐在车上,读完了这份报告。


 


手机适时地震动。


 


是西川发来的一个地址,他查到了光一与仓川志的所在地,光一的手下已经先行埋伏就位。


 


与此同时,后方传来消息。


 


仓川雄终于松口,公开表示仓川家与仓川志无任何关系。


 


“让他把仓川胜送到堂本家。”剛对手下说。


 


“您的意思是?”


 


“杀了。”


 


眼神森寒。


 


剛抵达目的地时,就见到废旧的工厂被一大群人给团团围住。几个领头的人注意到剛的到来,立刻聚了过来。


 


“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剛问。


 


“仓川志挟持了少主,没有枪,可能带了炸药。掩蔽的位置很巧妙,我们不敢轻易突入。他的人已经被抓了,正在审。”


 


“家里呢?”


 


“当家派出了狙击手,配枪也在途中,但还没有抵达。”


 


剛从自己的手下那里接过一把私用的手枪和匕首,小巧的匕首被藏入腰间。


 


“仓川志给光一用了药?”


 


“是,应该是普通的肌肉松弛剂,可是少主的伤口似乎发炎了,现在有发烧的症状出现。”


 


剛深深地盯着破旧生锈的铁门看了一会儿。


 


深吸一口气。


 


“不能再等了。”他说。


 


没有理会手下人的强烈反对,剛决定亲自动手。家里的援兵还未到达,光一的身体状况等不了,仓川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疯。


 


他当然可以顺手除掉仓川胜,但这并不代表他会饶过仓川志。


 


剛让人故意在外围做出要强攻工厂的样子,要他们把破旧的铁门敲得震天响,他自己则从工厂的侧门带着精英小分队偷偷潜入。


 


此时的光一也被这番吵闹给弄醒了。


 


他的身体无法动弹,意识却是十分清晰的。


 


仓川志的人混进了加油站,对他的车做了手脚。行至荒郊野岭时,汽车抛锚了。


 


一群打手突然出现,不由分说地将光一他们团团围住,冲上来就要开打。


 


寡不敌众,光一等人很快败下阵来。


 


由于是相对秘密的商谈,光一为表诚意,根本没有带出多少手下。


 


仓川志留下了光一的手下,让他们通知家里,只将他带走,并立即给他注射了某种药物。


 


因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光一不甚清晰。


 


不过他现在大致也能明白,仓川志已是穷途末路。


 


门外应该是自己家的人吧。


 


好久未见,也不知道剛怎么样了。


 


他会不会至少有一点点的担心呢?


 


紧紧扼住自己的仓川志因这样的阵仗而浑身颤抖僵硬,抵在喉口的匕首被无意识地加重力道。


 


刀口划开了脖颈的皮肤,渗出血液。


 


“嘶......”光一不得不出声喊痛。


 


仓川志闻声一慌,猛地松开了手。兴许是用力过度了,光一连带着椅子被他推倒在地。


 


光一浑身发软,根本难以躲避,他的脸上又被蹭破了一层皮。


 


“我不怕死......我不怕死......”仓川志喃喃自语,走到光一的跟前,将他的椅子扶起来。


 


“堂本さん,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光一冷眼瞧着他。


 


从小到大,被绑架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每天在刀尖上舔血生存,他早已习惯了。


 


这个仓川志根本不够看。


 


“哐当!”


 


突然,两人的身后传来了铁棍落地的声响。


 


“谁在那里!”仓川志赶忙躲到光一的身后,将匕首架好。


 


声源处却无一人的踪影。


 


“仓川志。”


 


几秒后,从与刚才的位置相对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外围的吵闹之下,反而显得更为突兀。


 


光一微微地勾起唇角。


 


“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仓川志的手臂掐着光一,几近窒息。


 


“呃......”光一有些透不上气。


 


“你放了堂本光一。”


 


那个声音又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我是仓川志,仓川雄的儿子。”仓川志尖叫着,“要我放了他可以,帮我杀了仓川胜!杀了这个畜生!”


 


“不,我不会杀仓川胜。”


 


两手空空的男子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つよ......”光一艰难地发声。


 


他与剛视线相触。


 


“我不会杀了仓川胜,但我会杀了你。”剛直视着仓川志,“到时候,仓川胜还是会作为仓川家唯一的嫡子继承一切,而你,只能下地狱。”


 


“仓川雄已经对外宣布与你断绝关系,你认为,他会保下你一个区区私生子吗?”


 


“你是谁?!”仓川志问。


 


“也对,你之前是没有资格见我的。”剛嗤笑一声。


 


“我是堂本光一的合法伴侣。”


 


“堂本剛。”


 


仓川志自有耳闻。


 


两相对峙。


 


剛不再言语。


 


他正在消磨着对方仅存的忍耐力。


 


“对不起了,堂本さん......”仓川志忽然凑到光一的耳边低语。


 


下一秒,他抓着匕首举起手臂,一声暴吼。


 


眼看刀尖就要刺入堂本光一的胸口!


 


“嘭!”


 


空气中弥漫开了一股硝烟味。


 


工厂外的敲打声因枪声戛然而止。


 


随着匕首落地的声音,仓川志惨叫着向后倒去。


 


鲜血喷溅。


 


他的掌心被剛的子弹击穿。


 


等候在四周的精英小分队冲出来将仓川志快速擒获,藏在一边的炸药被尽数收缴。


 


“处理干净。”说罢,剛把使用过的手枪递给了手下。


 


一切的结束快得宛若旋风。


 


谁也没有想到剛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仓川志想着伤了堂本光一之后再引爆炸药与所有人同归于尽的打算被剛过分果断的出手轻松扼杀。


 


剛向光一走去。


 


光一仰着头,眼神迷蒙,两人对视片刻。


 


而后,剛把腰间的匕首抽了出来。


 


弯下腰,割断麻绳。


 


失去支撑的光一一下子扑到了剛的怀里,颈部的血液和浑身的尘土全部蹭到了剛的衣服上。


 


“没事了......没事了......”剛抱住他,拍抚着他的后背。


 


光一闭上眼,意识逐渐模糊。


 


☆☆☆


 


一夕之间,仓川家垮了。


 


惹怒两个堂本家的后果显然十分严重。


 


道上隐约透露出来的消息是,向来温和的剛少爷竟冲冠一怒为蓝颜,不顾仓川雄的颜面直接派人抓走了真正的罪魁祸首仓川胜,再将他与废了一只手的仓川志关到一起。


 


最后的结局无人知晓。


 


堂本光一被送进了医院,堂本剛作为家属全程陪伴。


 


可在光一恢复意识之后,他却并未见到剛。


 


光一的姐姐告诉他的理由是,剛去处理工作了,目前应该在夏威夷,周末才会回国。


 


几天后,住院中的光一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件。


 


手下谨慎地检查完毕,才将它交给了光一。


 


打开信封,里面装着的是一沓照片。


 


偷拍照片上的主人公是堂本剛。


 


和另一位年轻的女性。


 


两人正欢笑着共进晚餐。


 


照片被光一捏皱。


 


“给我准备好机票。”他对手下说。


 


“大小姐不允许您私自出院!”手下十分为难。


 


光一把照片扔到手下的身上,“再不去嫁さん就要跑了!”


 


您说得可真有道理。


 


夏威夷。


 


大海沙滩,碧空如洗。


 


光一依据离开日本时所获得的情报,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剛所住的酒店,再用些小手段,成功获取了剛的电子房卡一张。


 


他独自进入酒店,用房卡打开了剛的房门。


 


不做坏事,他只是在房间里等剛而已。


 


可令人意外的是,光一一开门就听到了一阵淋浴声。


 


房内似乎又没有外人。


 


这么巧吗?


 


光一决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候剛。


 


十五分钟后,水声停止了。


 


浴室的门被打开,光一听到了衣物互相摩擦的声音。


 


才洗好澡的剛裹着浴袍走入客厅,他的头发还滴着水。


 


“哟!下午好!”光一对他打招呼。


 


“你怎么会来这里?!”被惊吓到的剛飞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他倒不意外光一有能力进入自己的房间。


 


却见那人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进而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准确地说,是盯着自己的胸口。


 


光一站起身,缓步逼近。


 


剛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抬手捂住项链。


 


完了。


 


光一将人逼至墙角,单手撑在剛的脸旁。


 


“你找我有事吗?”剛垂下眼眸,别开视线。


 


光一点点头。


 


然后,他伸出手拉住了剛的手腕,慢慢将之移走。


 


泛着光彩的戒指刺得光一眼底发酸。


 


光一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剛恼怒道。


 


“浪费时间。”他说。


 


“诶?”


 


光一摇头叹息。


 


“我可以吻你吗?”他沉声问。


 


随即根本不等剛给出答案,光一就凑过去咬住了肖想多时的双唇。


 


用舌尖舔舐牙床,用牙齿轻咬唇肉,交换甜美的津液,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彼此的气息。


 


剛背靠墙壁,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光一的腰身。


 


光一趁势取下了剛的项链,将戒指握在掌心。


 


亲吻的间隙,两人鼻尖相抵,微微喘息。


 


“把手给我。”


 


剛听话地伸出左手。


 


光一为他戴上结婚戒指。


 


“你是我的。”他吻了一下剛的手指。


 


剛凝视着光一的黑色眼眸,瞳孔中只倒映出了自己的脸。


 


光一的手从宽松的浴袍领口滑入,沿着背部慢慢下移,感受着潮湿温暖的肌肤在指尖流转。


 


“我可以和你做|爱吗?”


 


-END-






小原哥哥出演未满!!!!!!


我炸!!!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