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aylinmomo

【KK/KT】Egoistic Romance -上-

Roxanne:

KKL  KT  架空  AU


 


 


*自行避雷*


 


 


*不喜勿入*


 


 


*都是脑洞*


 


 


区区拙笔,不值一提。


——————————————————


今天的晚餐是每周惯例的自炊。


 


剛自驾前往离家最近的超市,想着那人偏爱的口味,购入了足够两人份的食材。


 


回到家时,才下午四点。


 


他瞥了一眼那人执意要挂在客厅显眼位置的双人照片,便抱着食材悠闲地晃进了厨房里。


 


按照两人之间某个不成文的约定,通常情况下,堂本剛的法定伴侣堂本光一会在每周六的晚上与他共进晚餐。


 


当时钟敲响第六下时,坐在餐桌前面对着食物默默等待的剛听到了门锁被转动的声响。


 


片刻后,着一身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剛的眼前。


 


“我回来了。”他沉声开口,顺手就在剛的面前扯松了自己的领带。


 


“欢迎回家,光一。”剛温和地应道,却并未起身。


 


光一没有多在意,他径自走进衣帽间,快速地换上了舒服自在的运动服。


 


再回到客厅时,就见剛正端着两碗米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开饭了。”剛说。


 


显然,他早已习惯了威名四方的堂本家少主这一懒散懈怠的形象。


 


光一点点头,走到餐桌边,入座。


 


两人相对而坐,却十分矜持地恪守着“食不言”的规矩。


 


很安静。


 


光一用筷子拨弄着碗中晶莹的米粒,抬眼偷偷去看眼前的男人。


 


浓密的睫毛低垂,脸颊微鼓,认真吃东西的样子着实乖巧而可爱。


 


虽未亲眼见过剛做饭的模样,他却能轻易地想象出那个画面。


 


今天的菜品中更有自己最喜欢的生姜烧肉。


 


多次验证之后,光一发现,他的这位伴侣竟然能够清楚地掌握自己的一切喜恶。


 


“味道怎么样?”在光一发呆时,剛忽然发问。


 


“嗯?”光一回神,而后速答,“普通的好吃。”


 


说着,他往嘴里塞了一块生姜烧肉和一大口米饭。


 


剛皱眉,“你啊......如果这样冷淡对应的话,老婆可是会立即和你离婚的哦。”


 


“才不会呢。”光一口齿不清地反驳。


 


剛被他逗笑了,“你得多考虑一下妻子的心情。”


 


吞咽完毕后,光一继续说,“你是不会和我离婚的。”


 


他故意流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神情。


 


可剛却没有再接下这个玩笑。


 


几秒后,两人敛起了笑容。


 


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说什么傻话。”剛撇撇嘴,低头咀嚼,“不要得意忘形了。”


 


“......对不起。”


 


两相再无言。


 


有惊无险,光一暗忖着自己差点被假象给迷惑了心神。


 


正如赝品永远无法成为真迹,这场以利益为开端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走向现实。即使有意添加上多少温馨的色调,也不过是可笑的自欺欺人。


 


关西势力中历史悠久的堂本世家与新兴的另一个堂本家在针锋相对了数十年之后终于以联姻的方式握手言和。


 


旁人还来不及暗叹盘桓于关西上百年的庞然大物即将被另一新生势力所吞噬,或是新兴家族不可避免地被蚕食的未来,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消息不胫而走——联姻的主角竟是两家的本家独子,剛与光一。


 


明明前两天还疯传着堂本家的少爷剛与另一堂本家的少主光一带人在码头火拼械斗的消息,今天这两位就高调公开了合法同床共枕的关系。


 


真是,世事无常。


 


外人看个热闹,想着无非是大家族间的不可言说,各中冷暖却只有两位当事人自己知道。


 


姑且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彼此并不讨厌对方,年龄相仿,容貌端正,门当户对,资源充沛,无不良嗜好。


 


简直是理想的婚配对象。


 


除了毫无感情基础之外。


 


接受以婚姻为名义的利益交换为各自家族带来的好处,他们就必须背负与之而来的结果。


 


比如说,他们并未同房而眠。


 


光一主动在同居的第一晚就为自己整理好了客房的床铺,把主卧留给了小他百天的伴侣。他说自己有洁癖,剛则跟着表示他无法习惯于与外人同睡。


 


比如说,他们从未亲密接触。


 


最亲近的那一次,大概是两人并肩靠在一起拍摄那套“婚纱照”时,遑论接吻拥抱。婚后,那张照片被光一挂在了客厅的墙壁上,说是至少在这一点上要向普通夫妇学习。


 


比如说,他们永远无法相爱。


 


纵然每周六都暗暗期待着归家后的短暂温馨,光一也无法否认二人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是分隔他们最完美的铜墙铁壁。他们默契地不去窥探彼此的生活,无论公私,以此才能平静地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之下。


 


那时,脑子一热,答应了双方家长突发奇想的结婚提议。


 


遂如随时都会结束那般,一切开始了。


 


不过,这仅仅是极致的利己主义。


 


无关爱情。


 


☆☆☆


 


两人在平日里其实是常常见不到面的,各自工作繁忙、互不相干,也就没有了打扰对方的必要。忙碌时,每周一次的晚餐很可能就是二人唯一的相处时间。


 


到北方出差了三天的光一在下飞机后,收到了剛在一小时前发来的邮件。


 


「From:嫁さん


   不要忘记了今晚近藤家的宴会,请回家换衣服。」


 


光一低着头,不由地发出了一声轻笑。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助理从后视镜中敏锐地观察到了自家少主微妙的神情变化。


 


眉眼舒缓,双唇微抿,嘴角上扬。


 


“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助理适时地问道。


 


光一收起手机,摇摇头,立刻恢复了冷峻的表情,“开车回家。”


 


顿了顿,又补充,“我和剛的家。”


 


“是。”助理见状,规矩地不再多嘴。


 


光一闭上双眼,做出假寐的姿态,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了出差前的那晚所发生的事情。


 


彼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将要赶早晨七点的飞机的人仍坐在电脑前准备资料,镜片映出了幽幽的蓝光,他的眉眼间已染上倦色。


 


光一的手边放着空了的咖啡杯和一只红色小锅,锅里的方便面没被吃上几口就被弃之不顾,早已泡软变凉。


 


房门忽然被敲响。


 


敲门者不做他想。


 


光一停下工作,看着身穿蓝色睡衣的剛端着煮好的夜宵走了进来。


 


“你还没睡?”光一掩饰住惊讶,问道。


 


“你不也没睡么。”剛将食物放下,并自然地收拾起了那锅已经冷掉的方便面。


 


“你就像我的老婆一样。”光一嘿嘿笑着。


 


剛就在他的身侧,他几乎能闻到剛的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比昂贵的香水更令人喜爱。


 


“笨蛋吗?”剛瞪了他一眼,耳尖微红。


 


“我会把你的备注名换成‘嫁さん’的!”光一见他的反应有趣,便继续调笑。


 


“随便你。”


 


剛没再理睬他,快速地收好锅碗餐具,道了句“晚安”后就退出了房间。


 


望着被阖上的房门,光一脸上的笑意逐渐消融。


 


他将视线落回到了剛送来的夜宵上。


 


是一碗还冒着热气的、亲手制作的杂煮。


 


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光一合上了电脑,双手捧起碗,小口喝汤。


 


雾气蒙住了镜片,变得白茫茫的。


 


也许能这样相处就很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抵家。司机将车驶入了车库,停稳之后,助理才叫醒了休憩中的光一。


 


光一随口吩咐好接下来的行程,独自下车回家。


 


进屋后,光一在客厅转了一圈,并未见到剛。


 


他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水龙头被拧上的声响。


 


很快,穿着白色浴袍的剛从浴室中走了出来,他正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双颊微红,整个人都显得水润柔软。


 


“准备好的衣服在主卧室,现在还有些时间,你也可以洗个澡。”剛见到光一,没有多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安排起来。


 


光一沉默地盯着剛敞开的胸口看了一会儿,直将人看得浑身不自在,却不等剛开口发问,他就转身走进了主卧。


 


“奇怪的人。”剛对着他衣冠楚楚的背影,小声吐槽。


 


难得进入主卧室,光一反倒还觉得新奇。


 


整间房间被剛的风格所包围,温暖而跳脱,宽大的双人床上平整地摆放着两套西装。


 


光一走近,刚想要取走自己的服装,就一眼看到了其中一套西装的旁边摆放着的一只小小的蓝丝绒首饰盒。


 


眼皮一跳。


 


他不用想也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二人的结婚对戒,属于剛的那一枚。


 


剛平时是不肯戴这枚戒指的,除了在需要二人共同出面时才会把它像道具一样拿出来使用。


 


对此光一自认没有任何立场去指摘。


 


因为依剛的性格,这样的行为并不难以理解。


 


没有爱情的婚姻犹如公事一样无趣,这枚戒指的作用和同它并排的那套定制西装并无差别。


 


仅仅是为了不让两家难堪,剛才会服从地戴上它。


 


而不像自己,一定是因为反复摘戴太麻烦了,才会时刻把它扣在左手无名指上,从不摘下。


 


却仍然有时会无来由地觉得心有不甘。


 


“光一?你怎么了?”剛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没事。”光一抱起了自己的衣服,转身欲走。


 


剛走到床边,直接解开了浴袍的腰带,敞开衣襟。


 


光一眼见着剛旁若无人地脱下浴袍,开始在他面前穿衣打扮。


 


锁骨、肩膀、胸部、腰线、大腿......一览无遗。


 


白色的衬衫擦过皮肤,微皱,衣扣也还未扣好,透出一片阴影。


 


“我在换衣服,你是要看着我吗?”剛注意到了光一直勾勾的视线。


 


他问着,手上的动作却未停。


 


“我先回房了。”光一低下头,匆匆地离开了主卧。


 


☆☆☆


 


两位年轻的堂本相携出场,定然是会引起四方关注的,也算给足了近藤面子。


 


相配的衣装,相对的婚戒,两人以人尽皆知的合法伴侣的身份并肩而行。


 


尽管这样的关系还是会被不少人在背地里嬉笑嘲弄,但是场面之上,他们不得不向这一对夫夫屈膝服从。


 


在用实力说话的世界里,强者与强者相乘,只会变得更加难以对付。


 


至于利用的是什么方式,则不值一提。


 


这是一场非正式的私下聚会,算是在利益交好方之间“感情交流”,能够获得多少成果各看本事。而今天剛和光一来这里倒相对轻松,他们只需代表两个堂本家说些场面话,顺便才会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好处。


 


不苟言笑的两位堂本凑在一起,宛若形成了一个隔绝外人的无形结界,让人不敢轻易亲近。


 


光一从服务生那里拿了一杯果汁塞到了剛的手里。


 


“你喝这个。”光一说。


 


“谢谢。”剛微笑。


 


偶有人上前搭话,两人一唱一和很快就能将人打发走,光一喝了一点酒。


 


远处的主办人近藤在注意到光一和剛之后,直接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二人主动问好。


 


近藤笑着点头,挥挥手,让服务生送来了酒水。


 


“我带你们去敬酒认人。”近藤说。


 


而后,他注意到了剛手中的果汁。


 


“来我这里,喝什么果汁?”他故作不悦。


 


“剛的酒量不好。”光一立马解释。


 


“不行不行。”近藤夺过剛手中的杯子,换上了一杯酒,“给我喝了。”


 


“近藤さん!”光一出声喊他。


 


“你不许说话。”近藤扭头斥道。


 


“没事的。”剛说着喝下了这一杯酒。


 


放下酒杯后,他的整张脸马上就变红了。


 


近藤这才面色稍霁。


 


“这是白石さん。”近藤向剛和光一介绍他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尽可以找他。”


 


对方向他举起酒杯,以作示好。


 


剛作势就要去拿第二杯酒。


 


“我们家有我一个人会喝酒就可以了。”这时,某个低沉的声音突然插入,剛的手被拉住。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堂本光一取过酒杯仰头就将酒一饮而尽。


 


“你小子!”近藤一愣,反倒不知该如何对这位面无表情的年轻人做出反应了。


 


竟敢当着他的面明目张胆地挡酒。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老了老了。”近藤身边的另一个男人用暧昧的目光在光一与剛的身上流转。


 


近藤听闻后,带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原以为你们关系不好呢。”他说。


 


“没有的事。”光一乖顺地答道。


 


近藤又看向剛,夸道,“他可真不错。”


 


剛瞄了光一一眼,同样微笑点头。


 


“倒还真像是一对恩爱的。”近藤评价,旁人笑言附和。


 


被这个难缠的长辈看上的后果,就是不得不跟着他去一一认人敬酒。


 


由于他们相对年轻,一路下来,就算大部分人碍于身份不敢多劝酒,光一也着实是喝了不少。直到最后,剛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抢来替他喝了几杯,进而找了个借口,就把人带走了。


 


光一喝得烂醉如泥,迷迷糊糊地眯着眼,幸好他绷住了最后的理智,才使自己在外人看起来神态如常。


 


只有扶着光一的剛才知道,光一正靠在他的耳边,含混地念着一些没人听得懂的语句。浓重的酒味从他的鼻息间弥散开来,混合着两人身上的同款香水,变成了另一种奇异的味道。


 


好在剛尚可接受。


 


在助理的帮助下,剛把光一弄进了轿车后座,自己随后也坐了进去。


 


“开得稳一点。”剛对司机说话时,手上正在为光一解领带。


 


过了一会儿,方才还仰头向后躺的光一挪着挪着,脑袋就靠到了剛的肩上。


 


“剛......”兴许是稍微清醒了点,光一勉强地睁开眼,正对上剛的下颚。


 


“你休息吧,我们回家了。”剛柔声说。


 


“嗯。”光一用头发蹭了蹭剛的肩头。


 


“今天辛苦你了。”剛说。


 


光一听了,嘴角弯起,却问剛,“你的胃还好吗?”


 


剛心底一紧。


 


“......没事的。”他轻声回答。


 


剛想,自己被这人蛮横地挡了一路的酒,又哪里可能会身体不适呢。


 


“那就好。”光一合上眼,继续休息。


 


到家的时候,光一睡沉了。剛不肯让助理把他叫醒,而是吩咐对方与自己一起把光一扶进了家门。光一躺上床后,剛也就让助理离开了。


 


送走外人,剛又回到了光一的卧室。


 


光一正躺在床上,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舒服。


 


剛赶忙来到光一的床边,蹲下。


 


“光一,你还好吗?”他问。


 


“没事......”光一的声音有些哑了,也不知有几分清醒。


 


“那我们起来换衣服可以吗?”剛耐心地继续说。


 


光一点点头,顺从地让剛把自己扶起来。


 


剛看着闭眼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人帮忙换衣服的光一,莫名想起了自家刚上幼儿园的小外甥。


 


西装有些皱了,但还是很好地勾勒出了身体的线条。


 


剛先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挽起衣袖。


 


然后他跪到床上,伸出双手,想帮光一脱衣服。


 


顺利解开纽扣,再拉着他的手臂把外套和马甲脱下,光一的上身只留下了一件衬衫。


 


接着,剛的手伸向了光一的皮带,又忽然动作一顿。


 


冒昧地去脱别人的裤子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有洁癖的光一肯定不愿意穿着西裤睡在自己的床上的。


 


说服了自己,剛这才继续了下去。


 


松了皮带,小心翼翼地拉下裤头的拉链而避免乱碰,抱着光一的双腿开始艰难地扯裤子。


 


嗯,果然是黑色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人触摸到了敏感的部位,光一忽然用力按住了剛的手。


 


剛的手正尴尬地覆在光一的大腿上,同时还拽着他的裤子,前胸与人紧贴。


 


“别乱摸。”光一低沉着嗓子说。


 


“我在帮你。”剛无奈道。


 


总不能只脱一半吧。


 


愣了半晌,光一开口,“剛?”


 


可他显然还未酒醒。


 


“嗯。”


 


光一这才松开了手。


 


好不容易将人安顿进了被子里,剛想给他准备点醒酒汤,以免明天早晨醒来后头疼。


 


然而等他端着醒酒汤和洗漱用品回来时,光一已经睡熟了。


 


剛把东西放在了床头,盯着光一的睡颜看了一会儿。


 


床头灯发出的昏黄灯光映在了光一的脸上,将人衬得恬静而美好,不复严肃冷毅。


 


堂本光一果然是很好看的。


 


被外界在私下里冠以“王子”的名头不无道理。


 


他枕着自己的手臂,侧躺。


 


剛一眼就能看到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


 


是的,非常抱歉了各位,这位可是已婚人士。


 


“光一。”剛试着喊道。


 


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剛便关掉了床头灯。


 


“好好睡吧。”剛说。


 


随后,他弯下腰。


 


在黑暗之中,一个轻吻落在了光一的唇上。


 


微凉。


 


还含着酒气。


 


却很甜。


 


“晚安,我的王子大人。”


 


细语呢喃。




-TBC-






立个Flag,明日完结。




早已互相暗恋的先婚后爱www

评论

热度(666)